冰雪

这个世界开挂了 第二十七章 晨光下的希望

2019-10-12 23:4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个世界开挂了 第二十七章 晨光下的希望

其他的那些恶心的食人触手在天亮之后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山洞顶部和四壁只留下几个湿润的地方,上面还残留着粘稠的液体。

这些食人触手应该就是通过腐蚀山洞四壁的土石悄悄的爬过来的。

“难道是因为昨晚我和李美红太激情了,把这些恶心的东西吸引过来了?”我苦笑道。

衣服经过一个晚上的风吹已经干燥得差不多了。

我走过去把干燥的裤子穿上,衣服因为昨晚拭擦身体,上面有液体就没有穿上去,等一下再清洗一下才能穿了。

李美红此时居然还没有醒过来,睡得很香,她还不知道昨晚我们两个人差一点就成了那些食人触手的肥料,而那个色色的天天就在她的身边静静的守护了她一个晚上。

而我看着这个美丽可爱的女人,经过昨晚的幸福疯狂和惊悚经历,我的眼睛里竟然渗出了一些特别的液体。

从生物医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当人类在伤心难过或者过于激动高兴时从眼睛里流出的液体,弥散在眼球与眼睑之间,使之湿润而更易于运动,味道略咸。

透过晶莹的泪珠,折射出惊喜的、渴望的、热烈的光芒。

我不忍心叫醒她,在一旁静静的欣赏着她的美。

赤裸裸的身体是上帝赋予这个女人的美,一种丰腴的成熟美。

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傻笑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轻轻的揉上她傲人的身体寻找一点存在感。

这御姐无意识的摇手翻身来打掉我抚摸的咸湿手,本来侧睡的身体,一下子变成天字形,所有女性美丽动人的一切都一览无遗。

看着她这个诱人犯罪的睡相,我不由得笑起来,看来御姐平时孤枕一人时都是无拘无束的睡相,睡相成习惯了自然就无意中摆出来。

我其中占比例很小的一部分又已经不受控制的起床了,我也只能赶紧起来转移注意力。

我站在山洞门口,朝晖透过清晨的薄雾,斜射在我的头上、脸上和周身

外面不知道名字的鸟虫早已经唧唧地叫响了。起初是怯生生的从树叶丛中传来;逐渐胆大起来,叽叽喳喳闹成一片,枝枝叶叶间都响彻颤动的、喜悦的欢唱。

我拿着占满污迹的衣服爬下山洞,这本来好好的衣服上面占满了一块块的恶心液体留下来的斑点,还被腐蚀出一个个小孔。

雨在昨晚已经停止了,一道彩虹桥划在天空,昨天的雨水在地面深凹处汇集成一道道的小小溪流向远处。

空气中有着那么淡淡的清清的雾气气,那么润润的湿湿的泥土气味,不住地扑在我的脸上,钻进我的鼻子。

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似乎是一个山谷,不是单纯的树木,还有着各种各样植物,眼前看到最多的就是粗大的蔓藤。

我把衣服在水坑中洗干净,后来觉得身上也蛮脏的,干脆脱掉裤子,重新洗了一次澡。

当我做完这一切工作返回山洞后,看着这性感迷人的女人身体,再一次深深的陶醉了,每一个不同的角度欣赏,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视觉冲击。

清晨金色的阳光下,李美红那丰满完美的身体充满了青春气息,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折射着雨露的色彩光线映照在这最原始的没有任何修饰的身体上,这是一种人体的极限美。

人体美不是单纯的四肢和躯干,不是单纯的容貌和曲线,人体美所能够体现的不仅仅只是形态,还有那人体所包含的气质,性格等各种信息。

而此时美丽善良的御姐的人体美在我看来就是一种莫大的惊喜。

“咕噜咕噜……”

直到饥饿的肚子将我从欣赏艺术美中回到比较残酷的现实中。

我拿下最后一块昨晚没有吃完的狼肉,而其他的几块大狼肉在昨晚已经被食人触手给顺走了,只留下这一小块狼肉吃剩下的放在在另外一处地方。

但是这一块狼肉经过一个晚上已经变色变味,我只能暂时放下来不敢再吃,等下出去的时候再寻找一些野果或者新鲜的肉类。

而我再次把注意力从饥饿上转移到这个诡异的山洞中,考虑到昨晚天色昏暗都没有仔细检查山洞,经过昨晚一闹,我决定重新检查一遍山洞,把山洞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仔细看一遍。

这么邪门的山洞,竟然突然冒出这些恐怖的食人触手,差一点就把生命交代在这里了。

但是我绕着这个山洞走了几圈,除了那些湿湿的软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天天,你在做什么?”

李美红已经醒过来了,看到我摸着山洞内壁奇怪的问道。

“啊!你醒了?哇!美红姐,你好美啊!”我转身看着赤裸裸的艺术体,惊叹道。

“臭天天,色天天!”

李美红已经从昨晚的疯狂中缓过来了,脸上洋溢着羞红。

她用双手挡住敏感部位,企图保持女性的神秘感。

突然我发现在李美红身上有在天亮时作案犯科的痕迹,胸部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手印,是拭擦完后忍不住留下的,如果是一般的尘土倒也无所谓,只是那个很明显就是我的手掌印的痕迹。

我竟然没有忘记了。

我怎么能忘记了,虽然看起来很淡,但是以女人敏感的天性,等一下清洗或者穿衣服的时候肯定会发现的。

我的心一下子绷紧了,惨了,万一她知道了肯定会鄙视我不光明的动作。

“美红姐!让我拥抱一下!”

我俯身拥抱过去轻轻的揉上她性感的部位,然后很自然的擦掉敏感部位的手印。

她很不客气的打掉我的手,“又来趁机占我的便宜。”

她很快起身,不料脚一软又跌倒在我的怀里。

“哎呀!我的手脚好麻,是不是睡太久了,睡到抽筋了!”李美红皱了一下柳叶眉说道。

“呵呵,是你昨晚那个那个的动作太夸张了。”我温柔的调戏道,双手把李美红抱在怀里。

“哪里有,姐我可是很……色天,都怪你这个坏蛋。”

李美红突然羞红了美脸说道,然后抓起拳头在我的胸膛不痛不痒的捶了一下。

北京熙仁医院挂号费吗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在哪里
北京熙仁医院挂号费多少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位置在哪里
北京熙仁医院要挂号费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