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巴以和谈巴方未一致对外内部派别分庭抗礼

2019-06-08 17:37: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孩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孩反复发烧怎么办

其中,控制约旦河西岸的巴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属于“主和派”,控制加沙地带的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则时而主战时而主和。另外,在加沙也有坚决主战的极端伊斯兰教派。

自1993年奥斯陆协议签订,巴以和平进程开启以来,法塔赫一直是参与谈判的主角,它主张通过谈判解决巴以问题,要求的土地为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即所谓的“1967年边界”。这一点可以从他们对以色列的称呼反映出来,他们称以色列为以色列,称特拉维夫为特拉维夫。

哈马斯则主张消灭以色列,收复所有“历史上巴勒斯坦的领土”(包括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这点从加沙媒体的报道中也能反映出来,比如,对于以色列城市特拉维夫,他们仍以过去的巴勒斯坦地名“塔尔拉比阿”称呼,对于以色列人,他们称之为“犹太复国主义者”。

不过,以反以立场起家的哈马斯2006年选举获胜上台后,面对以色列的封锁和国际社会的孤立,也开始悄悄将调整对内对外方针政策。最初,他们宣称“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消除”,后来则宣布“不排除有条件接受在‘1967年边界上建立巴勒斯坦国’”。开始时,他们坚持武装抵抗,后来,表示愿与以色列实现长期停火。

但哈马斯的改变引起了加沙另一个宗教派别“萨拉菲”派的强烈不满。“萨拉菲”在阿拉伯语中是“坚持祖先传统”的意思。“萨拉菲”派受到“基地”组织思想的影响,秉承建立“正统的伊斯兰国”和反以色列、反西方的极端立场。

“萨拉菲”派多次违反哈马斯和以色列达成的停火协议,向以发射火箭弹。2007年“伊斯兰军”绑架了BBC阿兰 约翰斯通,此举被哈马斯认为是对它的公开挑衅,双方关系陷入紧张。

“萨拉菲”极端组织和哈马斯最为激烈的冲突发生在2009年8月。当时该组织领导人拉蒂夫·穆萨在一个清真寺内公开宣称,将在加沙地带建立一个“伊斯兰酋长国”。哈马斯武装人员迅速包围了清真寺,与“萨拉菲”组织成员发生冲突,导致包括穆萨在内的26人死亡。

近2年内,哈马斯对“萨拉菲”组织进行大肆镇压,共抓捕了数百名该组织成员。目前,该组织的活动基本在哈马斯控制之下。

另外,在巴勒斯坦,也存在一些左翼的政治党派,比如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巴勒斯坦民主阵线、人民党等。这些人士曾经在七八十年代比较活跃,与法塔赫并肩进行武装反抗运动。但目前在法塔赫和哈马斯两派的挤压下,这些左翼党派的空间日益缩小,他们对于解决巴以问题没有明确的主张,在巴勒斯坦内部的影响力日渐式微。

巴民众诉求各异

对于巴以问题,巴勒斯坦民众的各种诉求也有很大差别。有主张和平谈判的,也有主张武装斗争的。有支持收复土地的,也有接受“1967年”边界土地的,还有主张和以色列合二为一成为一个国家的。另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厌恶政治、厌恶暴力,追逐个人生活的。

一般来看,在和谈没有进展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人支持武力解决,比如发动暴动。但是当武力仍然不奏效时,他们又想回到和谈的轨道上来。

近年来,看到哈马斯在与以色列的交锋中愈战愈勇,尤其是在2012年年底的战争中居然把火箭弹打到了以色列腹地特拉维夫,不少巴勒斯坦人觉得很解气,于是支持哈马斯的人数也在增加。今年上半年,在约旦河西岸举行的地方选举中,法塔赫仅以微弱的优势赢了哈马斯,可以看出,在哈马斯处于“在野”状态的约旦河西岸,它的影响力仍然很大。

与此同时,在一些新兴的中产阶级和知识精英阶层中,支持与以色列建立一个国家的声音也日益高涨。他们羡慕以色列的民主制度和发达的经济,对以色列喜爱有加。但是他们的声音非常微弱,不被社会主流所接纳。

另外,在目前的情况下,厌恶政治、漠视局势的人也越来越多。经过两次针对以色列的大起义,经过20年断断续续的谈判,很多巴勒斯坦民众的生活仍得不到改善,建国梦越来越渺茫。也有很多巴勒斯坦人曾对《环球》杂志表达过这样的观点:巴以冲突已经持续那么多年,巴勒斯坦人早就对政客们的政治游戏感到厌烦,现在只想过上更高品质,更有尊严的生活。

以不停修建定居点,巴无计可施

目前,巴勒斯坦的主和派(法塔赫)要求以色列承认奥斯陆协议中规定的1967年打仗前的边界为巴勒斯坦国的边界,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其首都,停止修建定居点。

对此,以色列不表态,既不同意也不拒绝,但同时也在不停地修建定居点。

以色列方面透露,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吸取了撤除加沙定居点的教训。2005年,以色列前总理沙龙撤除了加沙的所有定居点,随后伊斯兰势力哈马斯掌权,开始骚扰以南部边界。以色列害怕一旦承认和撤退到1967年边界,会造成约旦河西岸也被伊斯兰势力掌权,威胁它东部边界的安全。

另一方面,以色列兴建定居点也是出于战略安全的需要。以色列的战略纵深非常窄,最狭窄的地方不到10公里,定居点可以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

对于以色列不断修建定居点,巴勒斯坦无计可施,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外力逼迫以方让步,加入联合国是其中一步。巴勒斯坦人认为,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加入联合国会增强合法性,这样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就是对一个国家的占领,这样就是使它遭受国际谴责,进而做出让步,回到谈判桌前。

但巴勒斯坦人的算盘并不如意。自去年9月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观察员国至今,状况没有任何改变。巴勒斯坦虽然陆续被允许在许多官方文件中改成“巴勒斯坦国”,但是,它仍然没有完整的领土,经济仍然被以色列钳制,民众出行仍然要通过重重检查站和关卡。

今年年初,巴勒斯坦曾经试图将巴勒斯坦人的护照和身份证明上的“巴民族权力机构”改成“巴勒斯坦国”,但以色列强烈反对,还威胁将在巴勒斯坦人穿行检查站和口岸时制造麻烦——目前以色列控制着巴勒斯坦的边境口岸——巴勒斯坦只能放弃这一计划。百姓对此嘲讽道:“我们的巴勒斯坦国呢?”

今年以来,为了打破和谈的僵局,巴勒斯坦高层不断发出威胁,如果以色列再不做任何让步,巴勒斯坦要考虑加入国际法庭,起诉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此间观察人士认为,此举可能会对以色列造成很大压力,让以色列难堪。( 吕迎旭)

铁通福建分公司组织设备安装工程宽带补点施
数字电视与IPTV是竞争还是融合
三大运营商互换CEO预示着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