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最后的蓝印在京工作外地人急奔天津武清看房

2019-07-14 04:04: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后的“蓝印”:在京工作外地人急奔天津武清看房

“自5月31日起停止外省市户籍人员通过购买商品住房、投资兴办企业和引进人才办理蓝印户口”。伴随天津市政府对“取消蓝印户口”最后期限和具体政策的公布,长久以来的传言,终于在上周末成为现实。

刚刚过去的周末,是“靴子落地”后的首个休息日。蓝印户口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在余下的一个多月里,“最后机会”的诱惑和对前方风险的未知,将共同煎熬着为之纠结的人们。

“借钱也得买”

周六的清晨,五点刚过,许斌(化名)就爬了起来,扒拉几口早饭,便从石景山的家中赶往北京南站。妻子得带着三年级的儿子学棋,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去天津的远郊武清看房,便落在他一个人身上。

8点16分发车的C2207驶离北京后,目之所及都是大片的田野和葱郁的树林。约第19分钟起,林立的牌匾开始映入眼帘,隔着老远也能看到上面“蓝印”、“落户”等关键词。第23分钟,武清到了。

出站的过程,让人仿佛置身房产广告的海洋。无论是狭小候车厅屏幕上闪烁滚动的“购房包过户”,还是房产公司在出站口摆起的“蓝印现房接待站”,都在热火朝天宣传着这个市辖区对外地人最大的吸引力。

颜色各异、重重叠叠的高楼,静静伫立在有些阴灰的天色下。“都是空的啊!”许斌叹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他根本不想把钱花在这儿。

十几年前,湖北人许斌来到北京,工作、成家。在石景山的房价还是每平方米4000元那年买了一套房,到现在贷款还剩下最后几万。“其实我来那会儿,北京个别区域可以买房落户的,比如通州宋庄、房山,但当时觉得太远,就没办,唉!”忆起良机错失,许斌止不住地懊恼。

自从有了孩子,没能解决的户口问题,成了一家人萦绕心头的大事。关注“迂回之策”的许斌,把目光投向了天津。“早就知道可以办蓝印户口,但因为必须全款买房,手里只有20多万,一直顾不上。现在出来最后期限了,借也得买啊。”

所谓“蓝印户口”,是因其封皮和印鉴得名。最早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天津引进人才、大额投资兴办企业、购房落户均可申办,两年后即转为正式户口。

当然,落户对于房款总价是有要求的,且须全款购买一手商品房。最初标准为市内六区60万元,环城四区25万元,远郊五区县8万元。伴随房价一路狂飙,2007年天津所有区县统一调为100万元。而金融危机后,为了提振楼市,天津又于2009年初将标准下调至市内六区80万元、环城四区60万元、远郊五区县40万元,并延续至今。

武清即属“远郊40万元”之列。因为门槛较低,又有“京津走廊”之称,2013年,武清以17945套新房成交量位居天津所有区域首位,众多和许斌一样期冀通过购房落户的人选择了这里。[1][2][3][4]下一页“做好了亏的准备”

总价低的小户型最受人们青睐,“经纬城市绿洲”一期的小户型已经售完,目前在售的二期仍以小户型为卖点。“轻松落户”的巨大条幅覆盖着楼体,随风起伏。

到二期的售楼处有段距离,路上荒凉,好容易拦下一辆“出租”,却根本找不到计价器。“武清都不打表,独一份儿。”司机笑呵呵地说。在公交极不发达、红色三轮摩托被取缔的武清,人们的出行只能依赖于这些真假难辨,叫价“十元”、“二十元”、“三十元”的“出租车”。

一对从河北过来的姐妹正在售楼处“勘察”着小户型集中的37号楼。业务员小李向许斌“强推”同楼西北角的一居,“63平方米,全算上42万5。您就买这个,性价比最高,我们就还剩两套。”

而在周五晚上,曾联系该楼盘另一位业务员刘文涛,当时42万元出头的小户型还有13套。“有位老客户带了七八个北京来的,一下买了四套。”他反复强调,“都被打爆了,要买可得抓紧。”

小李手边的表格列着销售状况,大部分已被涂黑,表示“早就卖了”。还有十几栏被涂绿,表示“今天卖的”。一旁的女业务员插嘴,“一大早,9点多那会儿卖了好几套。”

价格合适,可这房要到2016年3月才能交,办蓝印户口得再等半年拿到产权证才行。虽说小李举着,点着保证,只要在5月底前签好合同,到时产权证下来肯定能办蓝印,但对未来两年变数的担忧,还是让许斌颇为犹豫。

比起对政策的关注,房价涨跌已经不再是这些购房者们考虑的主要问题。或者说,从决定通过买房落户的那一刻起,大家就做好了“亏钱”的准备。

孩子7岁那年,在京工作的秦莲便买了套天津远郊的房子,一家三口的户口都从安徽迁了过去。如今孩子读小学五年级,“蓝印”也顺利在两年前转成了“红印”。买房虽早,这些年的房价却没怎么涨,“而且当时外地人落蓝印买房比本地人每平方米要贵上1000多元,房子也一直闲置着,算起来还亏了呢。”

而对于6月份起失去“蓝印”支撑后房子将要跌价的预期,就连售楼员也不否认。至于跌到什么程度,刘文涛估计每平方米“几百到一千吧。毕竟成本也要4000多,不可能亏本大甩卖啊。差价就当买户口了,你自己衡量。北京户口是一等的,天津户口算得上二等吧?”

用亏钱来换取孩子高考时80分、100分的优势,家长们显然是买账的。“为了孩子,愿打愿挨。”不过秦莲也有纠结,“谁知道政策怎么变啊,说不定以后北京也能高考了,我们岂不花了冤枉钱?”

许斌对北京放开高考不抱太大希望,他只盼孩子能顺利获得天津户口,不要回老家高考。这不仅是分数上的差异,更缘于身边湖北同事的切身经历。“孩子以前在全区语文考过第一,数理化也相当不错,回去只是中上。”在他看来,孩子回去已经不适应了,“语言都不通。”

更现实的原因在于,如果孩子真的回老家,自己和妻子怎么办?许斌是做境外游的,资源都在北京。思来想去,距北京几十公里的武清算是退路,即便要取得三年学籍,过来也方便,生活的变动没有那么剧烈。“买房为了孩子,更是为了我们自己。”前一页[1][2][3][4]下一页“一出,

立刻就开始上人”

“金侨大道”的售楼处更热闹些,几十辆车从门口停车场一直蜿蜒到路边,绝大多数都是“京”、“冀”开头的。

座位早已满满当当,沙盘边也围满了看房者。业务员绿色的激光笔在模型上晃来晃去,“孩子上几年级”、“肯定没问题”、“这得抓紧”……围绕户口的问答此起彼伏。

“一出,立刻就开始上人了,昨天我们卖了一整栋!”业务员小郭快人快语,“现在来的都是奔着蓝印,本地人才不急呢,等着跌。”至于过了期限房子卖不动怎么办?小郭笑笑,“那就听公司上级安排。”

天气阴冷,业务员杜杰却忙得满头大汗。“昨天我们卖到晚上8点多。”他沙哑着嗓子,翻出“金侨大道”的群展示聊天记录,不断有“祝贺成功售房”的消息发布在群里。“看,我这卖了一套,这又卖了一套。”

与政策落地后赶着看房的人相比,丁先生走在了前面。清明节的前一天他便付了定金,今天带着妻子、4岁的儿子和两个“跟着来玩”的朋友从北京开车过来交款。

作为在京工作的山东人,他“决不能让儿子回山东高考”,天津年初实行积分落户政策后,他深感蓝印“朝不保夕”,必须尽快落实。目标定在“现房里最便宜的”,最终选择了位于一层的小两居,86平方米,53万元。

许斌承担不起现房的价格,这里40多万元的小户型也是期房,他决定还是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考虑好了再说。

“出租车”稀少,许斌索性沿着南东路步行。杨村一中出现在路边,他停下脚步。

2009年天津市教委规定,学生在天津参加高考,必须具备本市高中三年学籍。这意味着有了户口,孩子还得在高一就来天津读书。而房子买在武清,能进入这所武清唯一的天津市重点,当然是最理想的情况。

然而,考入这所中学不亚于另一场战斗。杨村一中会单独组织针对蓝印生的安置考试,去年约1500名蓝印生参加,录取人数却从往年的400名锐减至200名,引发家长抗议。

“希望孩子能考上吧。”许斌笑了一下,举起,“我拍个照啊。”空寂的马路上,他对着这所理想中学,认真按下快门。前一页[1][2][3][4]下一页【声音】

房子卖出去了,却没有吸引到亾

武清本地人老方,开着“出租”带转悠。一排排崭新的商品房矗立着,仔细观察阳台,却几乎找不到摆放花草、晾晒衣物的痕迹。“我晚上在路上开车,九十点了,一片楼里都看不到亮灯的,空房子至少在百分之八九十以上。”

车子开过杨村一中,老方指着两边的楼说,“这些都是回迁房,这些年,因为有买房落户政策,武清搞造城运动,平房都拆了。那个本地人没有几套回迁房?我知道的最多有10套的。”

看到还在建设中的楼盘,他啧啧地说,“还盖呢,以后不能办户口了,谁买呀?”顿了顿,老方分析,“不都说京津冀一体化吗?以后要是北京、天津地铁修过来了,那没准能涨。”

“购房落户,应该是吸引人们到那个地方去。但现在房子只是成了一个落户的载体,根本不会有居住的需求。”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副研究员文辉说。“房子相当于工具和途径,40万元,也可以直接买户口、学籍卡、车子等其他东西。当然,变现最快的就是房子。将户籍与房子绑在一起,再伴随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最终变为这样一种畸形的状态。房子卖出去了,却没有吸引到最核心的‘人’。”(主笔魏婧)

原标题:最后的“蓝印”:在京工作外地人急奔天津武清看房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

微信公众号商城怎么做
有赞微商城登入
微店网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