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武逆焚天第二千二百四十章心如铁石

2019-11-23 06:3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逆焚天 第二千二百四十章 心如铁石

冯老和吴长老与左风匆匆话别,随即带着一众冯家武者便立刻奔向了阔城的东侧。

看到这群人所去的方向,左风有冲动要喊住对方,奈何冯家一群人太过性急了一些。这边还只是稍一犹豫,冯家众人便已经跑了个无影无踪。

“哎,这群家伙也未免太过心急了吧,怎么也不听听我的意见,这么过去岂不是最后要白忙一场?”

左风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瞧着冯家众人如同逃命般的从自己的眼前渐渐消失了去,这才无奈的收回目光。

他可是刚刚跟段月瑶和罗掌柜商量过,因此对阔城内的势力分布,背景情况了若指掌。这城东之地当初有大批的势力集结,很快就凝聚出了庞大的力量,主要原因还是城东本身的几个大的家族和势力。

左风当初引着幽冥兽冲到城东时,那里许多建筑都立刻撑起了保护阵法,能够释放出如此强大的阵法,足以看得出这些势力的底蕴。

而这些势力之所以强大,其主要原因便是在他们背后还有着其他超级世家,因此他们敢不顾素王家的召唤,孤立于阔城这些势力之外。

以段月瑶背后那强大的药家,仍然不敢直接将这些势力的地盘和资源全都占下来,而只是占据一半。

冯家众人想要分一杯羹,却不知道内情,他们就算到了城东,占下了段月瑶所留的另外一半资源,最后结果仍旧还是要乖乖的吐出来。

按照左风对段月瑶的了解,那丫头绝不会提醒冯家众人,更不可能与冯家共享阔城内可以掠夺的资源。

刚刚左风的犹豫,其实也是有同样的私心,毕竟现在自己和药家合作,如果提醒对方损害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利益,也同样会损害到药家的利益。

在左风转过头来的时候,便已经将这些抛诸脑后,本来他也没有抱着争夺资源的打算。现在不管多少,都交给段月瑶去做了,自己也乐得做这个甩手掌柜。

视线慢慢转回到原本冯家所在的位置,在那边此时正有一群武者被押过来。这其中有的人气息涣散,明显无已法再提聚起灵力,而有的人甚至伤势严重,看样子已经活不了多久,这样的人几乎是被架过来的。

这些负责将人带过来的武者,左风虽然不认识,但是看起来却有些面熟。他们大多没有家族和势力背景,或者是背后的家族和势力,在幽冥兽的残忍杀戮下已经被灭绝。

当初在素家众人分道扬镳,素坚带走了大批这样的武者,不过还有一小部分的人,却是坚决的跟着左风离开。

当时左风也没有太过在意,不过现在稍微用心打量一番后,却是发现这些人倒也不俗。

首先,这些人只是看修为,便从中找不到感气期以下的,甚至还有几名纳气初期的武者。这样的实力已经会受到一些家族和势力的拉拢,算得上是抢手货。

另外,这些人只是看精气神,以及展现出来的气质,也让左风感到意外。当初跟素坚离开的那些人,左风临行前特别观察过,大多数都是那种唯唯诺诺,只知道听命行事随波逐流的人。

可如今这些人,只是看他们的眼神,就给人一种很有主见的感觉。因为意外所以多看了两眼,左风对这些人便也留了个心思,眼下倒是不适合多说太多。

视线转向那些被带过来的人,让左风感到诧异的是,这些被带来的武者中,竟然大多数都为女性,而且一个个容颜姣好。

看到这种情况,左风不禁一阵错愕,一时间左风也搞不清楚对方的来路,不过既然听说对方与幽冥兽合作,那他猜测对方应该是林家之人。

幽冥兽入城本身就是林家在背后搞鬼,若非是林家搞风搞雨,也不可能在最重要的关头,打开城门将那冥海等一群幽冥兽的血屠军给放入城内。

情况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急转直下,若非是自己在最后关头,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释放血脉之力,招惹来了恐怖的“天戒”,现在的阔城用“生灵涂炭”来形容都不为过。

看到这群人后,左风也是再也压制不住胸中的怒火,快步走上前去,沉声喝到:“说吧,你们到底是林家的哪一系,是木姓还是术姓?”

被擒来的十几个人,都低着头默不作声,可是左风的观察何等敏锐,其中有几个人在听到“术姓和木姓”这种说法时,眼底之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之色,已经被左风立刻捕捉到。

‘嗯,似乎有些不对劲。’

现在的林家分为术姓一脉和木姓一脉的事情,在阔城已经可以说是半公开的秘密,眼前这些人不应该表现出如此惊讶才对。

转念之间左风就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本身对这种说法感到吃惊,他们之前恐怕不清楚术姓和木姓一脉。

如此一想,左风心中不禁暗暗吃惊,同时开口向着那些负责看押的武者询问道:“他们之中的带头者可擒到?”

一名剃着短发的精干男子,立刻上来抱拳答道:“回风城主的话,我们赶到之时,他们正在城门洞之中激战。这些人之中应该有两名带头者,其中一名女子在最后一刻逃出城去,另外还有一名男子,实力差不多在育气初期。”

看着眼前男子对答如流,语言精练几句话便已经将情况叙说了出来,左风也是用鼓励的眼神,静静的看着对方。

那男子立刻会意,似乎因为左风的眼神而感到激动,立刻继续说道:“那男子并未被擒,而是被当场击杀,我们按照唐斌大人的要求,将那男子的尸体带回来了。”

那男子说话之际,便向着身后打了个手势,随即一名青年人走了出来,手中拎着一具男性尸体。左风注意这后来的青年人,与眼前的男子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年纪上大概差了六七岁。

这后来的青年人,大约二十岁出头,却有着感气中期的实力,这倒是让左风略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左风还是将目光投向那具男性尸体上。

只是粗略辨认过,左风就已经能肯定,自己与对方并不认识。而且眼前之人生前有着育气中期的实力,这更加引起了左风的注意。

“逃走的女子什么模样,形容一下她的外形特征。”

听了左风的话,那留着寸头的男子,立刻开始形容起来。这男子倒也厉害,三言两语间便将那女子形容出了大概,而在对方还未说完的时候,左风便已经能够肯定,那逃走的女子应该是术姓一脉的胭脂。

可得到逃走的女子是胭脂这个消息后,左风反而更加迷糊起来,如果是胭脂带队,那之前这些人的惊讶神色似乎又解释不了。

‘不对,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蹊跷,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心中充满疑惑的看向面前这些人,而在左风脑子里面,已经想到数种严刑逼供的手段。可是被擒的男子,一个个奄奄一息,恐怕已经经不住折磨,而另外那些都是女子,让左风折磨那些女子他心中还是感到有些别扭。

正在左风左右为难之际,幻空已经缓缓来到了身边,轻声说道:“你认为他们是林家之人?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得出这个结论,可是我却能肯定的告诉你,这些人属于千幻教,而且是千幻教之内堂的欢喜堂武者。”

听到幻空的话,左风也不禁大吃一惊,可是他却是看到对面那些人明显比自己都要震惊,不过那种震惊中更多的是恐惧和不解,这已经足以证明幻空刚刚说的话。

“千幻教!怎么会是千幻教,怎么到哪里都有他们横插一脚!”

左风再次看向眼前那些人的时候,眼中已经露出了愤怒之色

。他对千幻教自然恨之入骨,彼此间的仇怨已经算是解不开了。

而另外左风在听到千幻教的名字后,心中更是一阵烦躁,这种烦躁他知道源自何处,是来自当初所遇到的千幻之主,当时那诡异的女孩声,那与自己妹妹十分相似的女孩声音。

目光冰冷的在眼前众人面前扫过,左风便快步走了出去,径直来到一名千幻教的男性武者面前。一个字都懒得多说,左风便掏出了一根魂针,狠狠的向着对方后脑的玉枕穴中刺入。

这一针刺入其中,左风的念力也跟着在其中横扫而过。左风这种霸道的行为,直接让那本就重伤的男子二目圆睁,喉咙中发出痛苦的惨叫和讨饶声,可是他的头颅被左风捏住,根本挣扎不开。

其他的千幻教武者骇然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更是一片冰寒,因为就是转瞬间那被刺入魂针的男子,已经气息奄奄的恳求起左风。不是让左风停手,而是求左风结果了他的性命。

魂针抽出,左风随意的一甩,将针上附着的血给甩掉,接着便来到第二名男子身边,根本不顾对方的求饶和喊叫,便是一针刺入了进去。

与其他人的惊恐和震惊不同,幻空却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眼中反而释放着欣赏的味道。

‘嗯,嗯,不错,不错,若没有这份心性,如何在弱肉强食的修行界混下去!’

隆回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临沂市肿瘤医院
济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山东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新疆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