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高收益债调查:私募投行闻风而动 高科技企业先行

2019-12-04 17:30: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业内建议初期免手续费和所得税,设立偿债基金,放开投资主体和交易场所限制

理财周报记者 杨庆婉 汪江涛/文

理财周报2月份独家报道高债构想,近期不断有媒体追踪。作为高收益债一二级市场重要参与方的,对此的认识与准备怎么样?

本报独家联线6大券商相关人士,受访者对高收益债多持乐观态度,但认为实际操作中有评级、流动性限制等诸多瓶颈待破。

“双非”发行,高收益债或可上市

一家债券承销业务突出的券商投行负责人受访表示,高收益债主要解决的是市场流动性问题。“目前在发行的两只定向债就很难卖,因为收益率低。而高收益债则代表了债市的一个发展方向。据我了解,、投行都已经行动起来了。”

该人士说,高收益债若与银行理财产品结合进行创新,将有不错的收益。“银行结构化产品,目前在5%-6%的收益率,而通过高收益债,可以放大杠杆倍数,比如由1:5调高到1:9。未来发行1个亿的理财产品,公司找到银行出资9000万,剩下的1000万交由高收益债做"垫后"资金。那这部分资金收益率,就应该有诸如17%-18%的更高收益率。当然也有高风险,如果赔付的话,首先要赔这1000万。”对于券商投行来说,高收益债的承销业务收入“预期一般”,“4个亿的发行,按照2%的承销费率也就800万。帮助客户发行高收益债的意义,在于维护老客户。”

上海某大型券商固定收益部总经理曾参与证监会高收益债座谈会。不愿具名的他表示,高收益债其实就是让券商与银行、信托、保险争夺业务。

“证监会为此开过几次讨论会,思路放得很开,甚至上市都有可能。参加座谈会的券商有问到,房地产商想发高收益债批不批?监管层的答复是由承销商决定。当然券商也要跟宏观政策保持一致,至少我认为在近期不会批房地产高收益债。”

“高收益债更可能是"双非"发行(非上市公司、非公开),这才符合目前债券市场的缺口。发行审批应该采用备案制,如果还要像公开发行债券那样审批就没意思了,应该不用上发审委。”

第一创业债券研究员胡泽利对本报说:“发行之初有可能以高科技创新企业为主,由于这些企业的经营活动波动性较大、信用评级较低,再加上流动性问题,因此相比于其他债券,高收益债必将需要更高的流动性溢价。”

券商营业部主责交易行为监控

(,)固定收益部何荣天博士回复本报:“高收益债目前称为中小企业私募债,是指发行人为中小企业、面向特定投资者发行的债券。其运行主要涉及5大环节,即备案注册、发行承销、流通转让、风险防范与处置、登记。至于何时推出,要等候通知。”

何博士称,广发将根据管理层的债市构想,配备资源。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层面,“会明确营业部对于债券市场投资者交易行为监控的主要职责。”

上述上海某大型券商固定收益部总经理解释:“证监会高收益债券可能与公众认知的国外定义为BBB级以下的垃圾债有所区别,我们认为是对国内一些资产规模相对较小、但发展势头良好的中小企业的一种融资扶持。对投、融资群体来说都是好事。”

一家上市券商固定收益部交易员称,最近债市低评级产品价格攀升,而高评级的价跌。“地产的利差有8%-9%,估计是为高收益债推出造势。”

国信证券博士后工作站石建辉博士则提醒,由于国内之前并没有违约先例,“那高收益债评级的可信度有多大?”按照国外经验,高收益债还伴有信用违约互换等风险对冲,“若相关衍生品市场没有建全就贸然推出,高收益债的日常价格波动将非常剧烈,一般投资者参与无异于赌博。”

深圳铭远投资投资总监韩跃峰也认为,高收益债的投资机会不易把握。“当经济大环境以及市场恶化的时候,才可能出现套利的超额收益。就像希腊垃圾债一样,跌得很厉害,但预期收益会比较高。”

韩跃峰表示,高收益债的风险评估以及定价,是摆在一般投资者面前的两大难题,“不建议非专业机构参与操作。”

建议交易“两免”优惠,设立偿债基金

(,)固定收益部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说:“高收益债券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是流动性问题。首先,发行主体受限于其资产规模,发行规模不可能很大;其次,由于其高风险的特性,监管部门可能会本着先行试点逐步放开的原则,在投资主体上有所限制;再次是交易平台的问题,目前高收益债券的上市场所应该是两大交易所,而交易所债券的主要投资对象是基金、券商,投资主体有限,限制了高收益债券的进一步发展。”

该人士建议,在高收益债开放初期,监管部门如能推出一些优惠条件,比如免交易手续费、免所得税,设立偿债基金或风险对冲机制增强投资者信心,然后再逐步放开投资主体和交易场所的限制,应该会对高收益债券的发展有所促进。

第一创业胡泽利认为:“规避风险的措施也需要不断完善,比如建立偿债基金等。”胡泽利坦言,高收益债发行主体能否承受较高的融资成本是个问题。“高收益债发行利率可能达到10%甚至以上,即使采用了市场化的担保机构来担保使得发行利率没有那么高,有关担保费用同样不可忽略,相比于银行贷款可能没有很明显的优势。”

对此,华泰联合师王昉认为,预计管理层会根据高收益债市场发展情况,适时开放公募基金在该类品种上的投资。“在风险与收益特征尚未获投资者了解的情况下,限制介入有利于保护基金业绩与规模的稳定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