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武逆焚天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祸不远矣

2019-12-05 08:12: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逆焚天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祸不远矣

这不大的房间之中,聚集了高端战力足以与任何一方势力相抗衡。

可是若照情报上来看,鬼画两家连续遭到重创,普通武者近乎死绝,那么就算鬼画家与林家木姓一脉联手,终究还是太弱了一些。

可是若看此时房间之中,几个人的神态,又好像对眼前局面胸有成竹一般。

那殷岳剧烈咳嗽的同时,自身修为也不自觉的释放开来。他并未刻意掩饰自己的修为,而且现在的他掩饰修为,都已经算是一种负担了。

画形和林队长望向殷岳的时候,目光之中的担忧之意半点都未曾掩饰。另外在他们几人的眼底,隐隐有着一丝复杂的情绪,只不过这种情绪变化很快就被隐藏了起来。

“岳使大人,您的身体还未见恢复,我们此时动手会不会有些太过仓促?”站在殷岳左手边的林队长,关切的问道。

听起来他像是在关心殷岳的身体,实际上却是对眼下正在发生的和即将发生事,有些迟疑不决。

画形余光斜瞥了向林队长,不知道是否刻意,他所站的位置是殷岳的右手边,此时斜眼望去,只能够看到林队长的半边身子和一小部分面容。

他既无法看到林队长的眼神和神态,对方也同样看不清他的神态和眼神。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殷岳这才慢慢安静下来,呼了口气,说道:“局面瞬息万变,眼下我们可以暂时制造些假象掩饰真相,可是假的毕竟真不了,时间短还能够不出纰漏,时间长了难免有变数。

既然是合作嘛,大家彼此自然要互相迁就一点,否则各自只想着自己那点利益,到时候就又变成了以前的一盘散沙。”

话到此处,殷岳抬起枯瘦的手掌,缓缓的向着远处的城北老区指去,同时说道:“你清楚他们之前如何强大,可你看看今天的他们,究竟还有几分反抗之力。”

迟疑半晌,林队长似乎在衡量什么,最后有些不甘的说道:“他们可不止表面上的那么点手段,那帮家伙以为挑了个软柿子,殊不知那却是根猪骨头,吃到口中才会发现能噎死人的。”

殷岳缓缓扭头望来,不仅仅是他受伤的缘故,脸色显得有些难看,更因为他此时的不满,让其脸色变得愈发灰暗。

“哼,若不是看他们烂船还有三斤钉,我哪里会费劲搞出那么多的事。若不是还有他们这帮家伙的存在,这阔城里,你,还有你,有留下来的必要么?”

殷岳阴沉着脸一边说着

,抬起手来指向林队长,随后又指向了右侧的画形。虽然看起来老者像是对两方人发火,实际上林队长知道对方的不满,主要还是冲着自己而来。

林队长不经意间望了眼画形画蘇,又瞥了眼鬼雾和鬼芒,最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当初答应了岳使大人合作,在下便绝对不会有二心,说来说去也只是担心今夜的成败罢了,而且您到现在也没有将全部行动都透露给我呀。”

“嘿嘿”

阴阴的笑声,如同夜枭啼叫般有些瘆人,殷岳得意的说道:“你们能够知道素家,王家,郭家他们的事情,难道你的事情就能够保守的十分严密么。

术姓一脉倒是保密的很好,城西偏街的那场大战是怎么来的,如今城北老区的战斗是怎么来的,说来说去不还是保密不严所导致。

有些事情说了比不说有用,而有的事情不说却比说了更有用,你……懂了么?”

林队长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岳使大人高瞻远瞩,自然看的不似我这等短浅,那接下来……”

似乎有些不耐烦,还未等林队长开口说话,他便已经转头望向画形吩咐道:“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让你的人都过来吧,到了这个时候也是该亮亮底牌了。”

画形点了点头,他倒不像林队长那么啰嗦,直接开口说道:“按照岳使大人的要求,一切都已经布置妥当,既然大人觉得时机成熟,我们随时可以调动。”

这边恭敬的回答殷岳的话,同时缓缓扭头,望向了身后的画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得到指示的画蘇,没有半点犹豫的转身而去,听其脚步声竟是直接快速下楼而去。

一道尖锐的呼哨声,随即在楼下响起,声音听起来并不算太大。并不是画蘇无法将声音传递的更远,而是他刻意将声音压制下来,其目的就是要将这呼哨传音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声音落下差不多也就不到五息,就有着道道破风声响起,一批武者飞速而来,却没有一人释放出灵气和修为,完全是凭借自身强悍的肉体,利用双脚赶路而来。

率先来到的是二十多名武者,若是左风身在此处近距离感知,会发现这一批二十多名武者,修为全部都在纳气后期层次。

随后又有四十多名武者分从两个方向赶来,同样不散发任何气息。这一次来到的四十多名武者,修为差不多都在纳气中期左右层次。

再之后又有六十多名武者分从三个方向陆续赶来,这些人的修为在纳气初期,感气后期中期不等。

差不多一百二三十名武者,突然之间出现在这里,虽然修为从高到底各有不同,但是这些人的衣着服饰却十分统一。

所有人几乎只有两种服饰,一种是如黑夜般漆黑的鬼家服饰,另外一种是以灰白色为主的画家服饰。

若是素坚等人在此定然会大吃一惊,在他们得到的报告和情报上,这一百多名鬼画家的普通武者已经被全部击杀或生擒。可如今他们却出现在这里,显然其中有一场大阴谋酝酿已久。

顺着打开的窗子,殷岳将头稍稍探了出去,望着挤满客栈周围大小街巷的鬼画家武者,脸上浮现出难以掩饰的得意笑容。

就好像对弈的两人,对手步步进逼眼看着就要获得胜利,而自己此时棋路陡变,转眼之间形势逆转,胜利的曙光也随之浮现眼前,春风得意无以言表。

同样望着下方的林队长,此时也不得不赞叹道:“岳使大人神机妙算,巧妙的隐藏了这一路奇兵,不仅麻痹了素王郭三家之人,更是能够在对战之中发挥决定性的一击。”

殷岳轻轻一笑,转头望向林队长,说道:“林队长过谦了,老夫也只是徒然多活了些年月,多见过一些世事罢了。”

本以为这是殷岳自谦,林队长刚想要继续夸赞几句,却听殷岳缓缓续道:“这奇兵只对付素王郭三家?老头子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这胃口可依旧非常不错。”

听着殷岳的话,林队长隐约想到了什么,可是一时间又有些摸不清老者的打算。他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就听殷岳已经吩咐道:“从现在开始将预先选定的探查之人,传讯之人都散出去,每过十息便将探知到的情况报来我知。”

声音落下,殷岳大袖缓缓摆动,向着窗外轻轻抖了抖。这一次不需要别人吩咐,已经有一批武者恭声应“诺”,随后那十几名武者已经悄然退出人群,飞快的向着城北战区而去。

……

城北老区靠近南面的部分,素家,王家和城主府郭家的武者,以及归附三家的各方势力,家族与商会的武者,此时正对林家术姓一脉发动疯狂的进攻。

一方是早有准备,不动则已一来自然是各种手段尽皆招呼过去。不光是近战远攻的武者协同攻击,弩机,弓箭也同样夹杂在人群之中释放,而且有一批人专门施毒,虽然还算上直接碾压,可是战斗的过程中,却能够做到一路高歌猛进。

原本术姓一脉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可是经历过城西偏街大战后,不仅动摇了术姓一脉在阔城的根基,同时也动摇了术姓一脉武者的士气。

在这个时候横五横六带着手下人支援,本来会让术姓一脉实力大增。可是这两人本身有着不低于大掌柜的地位,如今反要听从大掌柜的调配,心中自然多有不满,因此上层间的矛盾,也对底层的武者造成了影响。

种种原因结合在一起,直接导致了城北老区外围的防御,在战斗之初几乎没有发挥到太大的作用,便一路被对方向内突破。

这种情况甚至出乎了素王郭三家的预料,毕竟林家也是老牌的超级世家,这么多年隐藏起来发展,大家不敢稍有轻视。

哪曾想竟会如此不堪一击,原本因为伊卡丽极力阻拦的三家头领,此时也终于放下心来。

“还当这林家有多强呢,现在看来就算真的有多么厉害,在与鬼画家那一战后,也是彻底垮了。”望着远处的战场,王骁信心满满的说道。

就连一直表现的有些担忧的素坚,此时也终于展现出笑容。不远处的康姓老者发现后,笑着说道:“咱们现在的形势大好,正该趁此机会扩大战果,我看另外两侧的队伍也该动手了。”

本来素坚打算观望一阵,此时却再无顾忌,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吩咐人传令吧。”

王骁缓缓抬起手来,高声说道:“传讯东西两侧,动手!”

恰在此时,一道声音划破夜空,直接传来。

“速速撤退,否则大祸不远矣!”

治疗急性腹泻的药物
9个月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宝宝咳嗽厉害小妙招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的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