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末世到修仙 第五十二章休整

2020-01-16 19:40: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到修仙 第五十二章休整

缓缓的抽剑,鲜血喷溅了叶楚一身,叶楚默默的看着那如剑般挺拔的身形,狠狠的砸落在那污血横流成河的地面上!

叶楚僵立在原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肌肉的僵硬紧绷,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经脉也在隐隐胀痛,神识消耗的厉害,强烈的爆发之后便是极致的虚脱。

识海之中,那红色的虚影小剑,也暗淡了许多,若隐若现,几近消失。那晶莹剔透的青色剑尖,也变得黯淡无光,缩小了一圈,红色的光芒紧贴着这剑尖,似乎为它镶上了一道红边。

查看了一下自己糟糕的身体状况,稍稍恢复了一些剑气,叶楚轻轻一弹那插入她肋部的利剑,利剑飞出,杀戮剑气封住了这伤口,叶楚皱了皱眉头,伤口上的剑意肆虐,鲜血依旧流了出来。

叶楚微微一叹,这郝磊确实是一名高手,这是她此生最艰难的一战,不过还好她赢了!

日落月升,圆月挂于天空之中,月光倾泄而下。月光之下,通红的篝火冒腾而起,将整个山谷照应的红亮无比,无数的人影在火光中摇曳,阵阵谈笑的喧闹声随风入耳,风中的血腥味混合着酒气味扑面。

高谈阔论的武者们,有意无意的绕开了陡峭的山壁一处。那处,一团小小的篝火跳动着,篝火之后,一道瘦弱的身影盘膝而坐。叶楚双眼微闭着,血红色的杀戮剑气在她的体内运转不休。虽然这剑气似一把把锋利的小剑,但在经脉中却无比柔和,拂过了叶楚的经脉,缓和了经脉的胀痛之感。

肋下的伤口处,血红色剑气闪烁着与残留的剑意争锋,慢慢的磨灭着这剑意。直至叶楚感到伤口处有种撕裂的痛楚时,她心知,这股剑意几近消散,是在进行最后的反扑了。叶楚不慌不忙的继续保持着剑气的运转,“噗!”沉闷声音在叶楚的肋下骤然响起,血雾爆开,身体微微一抖,眉头一舒,叶楚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嗅了嗅空气中的血腥味儿,这郝磊的剑意着实厉害,她这次的血流的可真是够多的了。剑气流转经过,肋下的伤口终于开始慢慢的愈合。

叶楚感受着体内流淌的剑气,缓缓运转着杀戮剑诀,神秘的杀戮之气,也渐渐的加入了这磅礴的剑气,在她的控制之下按着剑诀的线路在经脉中运转着。体内的能量飞快的消耗着,澎湃的能量向着她的经脉,骨骼,五脏,六腑,血肉,涌去,融入其中,不停的滋养着她伤痕累累的身体,用来弥补了叶楚气血的亏损不足,只是剩下的能量远远不够突破至练气十层!

叶楚心里有些惋惜,接着她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别急躁,她心中暗暗的自我告诫着。平心静气,缓缓的平复了那犹如沸腾的油锅般的剑气,隐约间,叶楚笔挺的身体透着一股如剑般锋芒。她的双眼缓缓睁开,深邃的眼睛中精光闪烁,浑身的气息悠长浑厚。

神识沉入识海之中,“小白,这是什么情况?”叶楚有些惊疑的看着那镶着红边的青色剑尖。

小白也是疑惑不解,摇晃着脑袋,“对剑意我知道也是不多,你这情况我也没听说过,看起来似乎是风之剑意和杀戮剑意相合了!”

叶楚的右手猛的一握,并指成剑,并不运行剑气,只以剑意击出。尖锐凄厉的破空声陡然响起,月光之下,白皙的手指好似闪电般划过。“砰!”剑指深深的刺入了身后的山壁之中,直没指根,裂痕好似蜘蛛般沿着这指洞蔓延开!缓缓的将手指抽回,双指白皙如旧。手指微微一抖,叶楚轻呼出了一口气,眉眼间有着难以掩盖的欣喜。

这剑意的速度,力度都超过了原本单纯的风之剑意。

“这风之剑意我见过,杀戮剑意我也知道,可这混合在一起……”小白伸出那短胖的小爪子,摸着下巴,“这以后的修炼的方向,还真是难以琢磨啊!小叶楚,你咋个想法?”

叶楚的身体一抖,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介是谁家的倒霉熊孩子啊,这么擅长泼冷水浇热灶,打击别人,你家里人知道么?!

叶楚的双眼微眯,洒然一笑,重生又多活了一世,她走的本来就不是寻常路,这混合剑意再难,又如何能难得倒她。抬起了头,看向那点点繁星闪烁着的夜空,双手交握,叶楚喃喃低语,“这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叶楚嘴角微扬着,勾起一抹自信的笑意。

起身,叶楚迎风而立,细细的体悟这风,嗅着这风里的血腥味,这次的剿灭行动,不知道又会死多少人?叶楚的心中感叹着,修炼之途便是一将功成,万骨铺就,这是一条漫长的血路,且行且看且珍惜!迎着月光,叶楚整张脸显得熠熠生辉。

双脚轻微一蹬,清风骤起,叶楚的身形在幽径的山道上飘忽不定,向着点点火光处掠去。此刻的她身上逼人的锐利气息收敛,脸色有些苍白,一身的破烂的墨绿衣袍血迹斑斑。看着叶楚这凄惨的样子,战红衣顿时嘴角微翘,戏谑道:“哟,这不是咱们的大英雄,血色罗刹么!”

“血色罗刹!嘶……”叶楚倒吸了一口气,这是什么鬼外号!姑娘,你这样随便给别人起外号,还是这么不靠谱的外号,真的好么?不会被人打死么?叶楚捏了捏手指,看着一身大红衣袍,神采飞扬的战红衣,咬牙切齿,扭曲的一笑,“战姑娘,你这衣服的颜色真鲜艳,鲜血染的吧?!”

“啊!你居然敢说老娘是暴力女!”战红衣撸起了袖子,露出了那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在大红衣袍的映衬下,犹如最上等的羊脂玉。眸如夜空,唇如朱砂,大红的衣裙摇曳着,露出两截白生生的胳膊,让围观的武者们各个面红耳赤,不时的偷瞄几眼。叶楚双眼微眯,心里不得不承认,这战姑娘颇有姿色,即使撸袖子这么粗鲁的行为,凭着这份姿色的遮掩,居然也能让人看出几分风情来!

随即,叶楚面带疑惑的看着这怒气冲冲的战红衣,这姑娘一向不怎么会听话音,这次怎么会反应的这么快,居然能理解得了她话里的意思。

“哼!哼哼!”白皙的小手伸出,战红衣指了指一旁坐在那里的几个武者,红润的朱唇微动,黄莺般清脆响起,“瞧见了没,那几个就是你的先人!”

尽管光线暗淡,叶楚还是看到,蹲在那里的那些武者们各个鼻青脸肿,精神萎靡,难怪这暴力从不走心的姑娘,反应如此迅速了,想必是这几个人,提前趟了雷!咂了咂嘴,先人……这是先前之人的意思吧!这姑娘的用词一如既往的犀利啊!

昏暗的夜色之中,叶楚朝天翻了个白眼,憋着气,脸色显得越发苍白了,战姑娘见着叶楚惨白的脸色,立即放下了袖子,扶着叶楚,不断的嘘寒问暖,语调柔和温婉非常,引得周围的武者纷纷侧目。

靠在战红衣的身上,叶楚心里便是有些美滋滋的,这姑娘虽然不怎么会说话,又有点点的暴力,但是温柔体贴起来……假模假样的抹了抹眼角感动的泪水,刚刚抓起这姑娘的手,想来两句获奖感言,便是听得身后,突然一道尖锐的破空之声,真气汹涌,鼓荡着她的衣袍,一道森寒杀意从她的身后袭来,叶楚猛的转身,剑气涌动一拳向着那道真气轰杀而去!

鲜红色的拳头带起了空气的爆裂声,冲击而去,之后便是“轰!”地一声,拳头重重的击在一道水蓝色真气之上。绞碎这道真气之后,去势非但不减,更是带着几分凌冽霸道地重重击在了剑气包裹的宝剑之上,之后便是一声惨叫,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踉跄的后退,“铛!”宝剑被这重击砸的脱手飞了出去!

“你居然敢出手伤人!”那人的身边,跟着的一名笑嘻嘻青年,立刻扑上去,扶住那背后偷袭之人,指着叶楚厉声大喝道。

战红衣微微皱了皱眉头,便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又见那青年竟是恶人先告状,便是一声冷哼,一道拳影带着恐怖的破空声的击出,击在了那青年的身体上。那青年指着战红衣,脸上一阵潮红,仰头喷出了一口血,轰然倒地。

眯着眼睛,叶楚“柔弱”的靠着战红衣,弱弱的问道:“这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坏心眼啊?背后偷袭一个深受重伤的人?还恶人先告状?!”

“我的师弟们是鲁莽了一些,我替他们像战师妹道歉了!”一名身材好大健壮的青年,突然走了出来,还算英俊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

战红衣杏眼之中闪现过一抹厌恶,秀眉微微蹙起,摇了摇头道,“不必惺惺作态了!韦天德,看你一脸的胸有成竹,你敢说,两个废物不是你派出来挑衅的!何况,他们偷袭的又不是我,冲着我道什么歉!”

内蒙古杭锦后旗医院怎么样
常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北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兰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运城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