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青帝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轻取(上)

2019-09-13 19:1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轻取(上)

这时看似过去很久,但在天仙交锋中都不过瞬间,而随琼阳仙子的败退,或说是红云亚圣为保女儿性命抽身暂离,以白帝敏锐立即抓到战机,原用来镇压暗火的部分力量全都调回。

此涨彼消,千机天仙顿时情知不好:“要下杀手了……”

他不知内情,只以为琼阳地仙实力低微,毁不掉天仙仙宝的养剑池也是正常,却不知有一缕生机曾在面前溜走,而只是转身就遁。

好汉不吃眼前亏……雷宵道友怎还没来?

而随着敌人这一退,白帝气机感应:“时机已至!”

随着白帝的话音,手一招,整个养剑池天磁山砚池跟着升起,在高空倾倒而下,一阵阵电闪雷鸣中,剑气雨一样落下。

同样天仙仙宝,相对千机伞的华彩绚丽,这显的朴素,但整片方圆千里的空间都似随着这一下倾倒而冰冷

,而杀伐之气聚在整一片西天,瞬间布满乌云。

魏宇给琼阳仙子压着打,这时出来才吐了口气,就见着这情况,冬日的寒风中听得一个曼吟声:“冬者,西者,肃寒者,孤以白脉金气之君宰,手指面前此人,给予征伐!”

白帝是天地金德至极,这片大陆纵是千机天仙半个主场,亦在本世界内经过一次消化,原大陆天幕屏蔽本世界规则,没有依托无法将真正力量渗透到此异域土壤,但现在养剑池倾泻,就形成了足传导帝君力量与规则的跳板!

铮――

寒冷的温度,在空气中凝聚成一柄冰霜之剑,透明得不存在一样,只有森寒、肃杀、征伐的意蕴。

白帝取了,就一剑刺向千机天仙的后心。

这天仙知无可躲避,立即探手在虚空一抽――在遍及大陆法阵对着大陆白金本源一抽,同样抽出一柄相似但更苍白些的长剑,反击而上:“此陆乃是我之主场,母域助我,杀――”

两剑交击,无声无息,只见相互抵挡,一蓬白光闪过,这是力量与力量的对撞,法则与法则的对消!

数息,青色丝线在天空中蔓延到白色漩涡处,一件七彩云袍衣角刚显出,空气中响起了‘嘶’风声,场上交击两把剑交错开去,一把剑消散,恍风吹动白帝化身的笔直衣领,一把剑穿过千机天仙脖颈,留下殷虹一线。

“你……”

千机天仙嘴唇蠕动一下,低首看了看脖颈,整个头颅因这动作而掉下来,切口整整齐齐,颈部血泉喷涌冲出数丈。

其实换两个天仙相争都未必这样快分出胜负,黄脉阵地战打个几天不分胜负都可以,但白金脉属以攻对攻,同室操戈,就更残酷,直接一剑……就分生死!

而白帝一柄冰霜之剑穿过天仙道躯,强弩之末,终消尽崩解,唯有力量余势凝做一线,‘啪’击打在不远处天幕基座残骸一角。

“噗”

烟云翻滚,白光刺破灰尘,空气圆环冲破百里,将半支舰队都扫中,翻滚出百里,众仙望之尽皆骇然!

一剑余威至此!

这是天仙直接道域法则凝缩举手投足间的正面争锋,白属杀伐之道同室操戈,看似只寻常,但殃及到的话,就算真仙也可能灰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是这样!

只有真正交手两人知道,这是道域与法则对抗的结果。

千机天仙,两截残躯在一点点分解,唯半透明白金色元神一下遁出,身笼青气,连世界天道一时都隔离,就要远去。

白帝不言,赶上去就是一伸手,丝丝寒芒弹指间化杀机,就要将敌人神形俱灭,却有‘轰’一下山海之力在背后传来,将他挫敌后未稳身形击飞,而宽大的七彩云袖捞住白金色元神,只听一个痛心疾首的声音:“千机道友!”

敌人?

白帝回身看了看来人的七色祥云圣袍,目光冷淡,再抽出一柄佩剑,反身杀过,战意再度攀升而起!

“白属这些疯子……”

雷宵天仙脸皮抽搐一下,心知是要掂量掂量自己份量,在不在非自身根基大陆上作战,一时怡然不惧迎上,右手一点,乌云中,一道雷火落下,而白帝双目徒亮起一道白光,一剑刺了上去。

“轰!”雷光剑光相抵,眼前一亮,众人都是下意识闭目,只感觉到虚空一点,都变成了道道涟漪。

两人后退几步,不分胜负,有这结果,终是白帝刚刚击败千机天仙,反夺部分大陆本源以战养战,换一脉都未必能这么连战之下层层益盛!

“该死的千机……这是舍命给我喂出了一个强敌啊!”

雷宵天仙脸皮抽动,大恼千机天仙贸独力对抗白帝,没有把握一个人干过这个亚圣,多留无益,还是回去给千机天仙重塑道躯,当下冷冷看了白帝一眼,一步踏入漩涡消失不见。

而这时,见得情况不妙琼阳仙子舰队,早早退出到冰海之上,亡命而奔……

琼阳仙子心中憋屈,感觉倒霉,难得赶上一次大战,结果千机天仙不给力,就这么道躯陨落,还得雷宵师叔救援,差点步了炎宵师叔的后尘……唉!

所谓不打不相识,魏宇对这压着自己打的女仙印象深刻,念念不忘,眼见她逃去,就不由请示:“帝君,要不要追杀这琼阳仙子……”

“琼阳?”

白帝分身扫一眼远处海面上的星星点点,忌惮对方背后一个女人,没有追击,默默反手将剑直插入地。

轰!

地面刚刚掩埋的天幕基座处,又一下重新破开。

一道直通暗面的隧井,深至十余里,可见得底部白金本源,上千根杂草锋芒丛生,这便是千机本源……

不知是巧合还是白属的战争风格,千机天仙将自己大陆本源直接埋在了第一个天幕基座!

“难怪刚一登陆还没站稳,敌人就来拼命了……刚才帝君一进去,敌人就急着顾不上拖延时间……”

魏宇见得大喜,心中晃过一念,当时自己要选择攻击点,叶青随手点了这处……是巧合么?

“应是巧合吧,大陆黑暗天幕遮蔽一切,连帝君都是到场了才判断出来本源,叶青区区地仙肯定事先推算不出,但如果是青脉天仙甚至青脉那一位……”

这些杂念很快摒去,魏宇感觉自己有点想太多了,这些自有高层去思考、博弈、交换。

而无论怎么样,他知道本脉这一次赚大发了!

“啧啧,这是千机本源……”

“怎看起来杂草一样……”

“人家九窍派系,翼辅法阵就是这样……”

“咦,还给人切了一片草茎?哦哦,应是刚刚帝君切的一小片了。”

众仙也都在余波中围拢过来,围观这处大坑底下,暗自都有些没说出叹息……似乎,这一次算计也有很深的青脉影子,这样算来,又是一个天仙给坑死了吧?

这次连一脉帝君分身都给调动,这水平简直越来越逆天了。

白帝形体面容俱笼罩在淡淡白光中,没有话说,只将养剑池天收回。

里面暗火还在,但已失去了红云亚圣支持,现在给白帝分身抽出手来一抚,就立刻消失,而将这方小砚抛入隧井深处,扎根在白金本源上。

而后,白帝回首向魏宇看来,魏宇以为要交托自己任务,喜滋滋过去,听这位帝君首次开口说出个完整句子:“此次一朝出剑,就获全功,不仅仅是机缘凑巧,更在诸帝甚至道君推动世界大运。”

“此有一不可有二,汝战伊始,在此蓄势,十日养剑池育成,接着就去攻击雷宵大陆。”

魏宇怔一下,暗道不愧是帝君,字典里除攻击就是攻击,又听出现在养剑池天还是未展开的雏形,不由期待扎根成型后的战力,凛然应着:“是,陛下!”

也听明白了意思,这次轻取千叶大陆,不是自己功劳,是全方面的算计和运作,下面才是自己发挥。

雷霆崖/p>

雷宵天仙身形一闪,回到这里,安排了千机天仙元神去密室修养重凝道躯。

至此时,众天仙才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轻纱在天机感应中拂去,神情都是难看。

“我们有了暗面冰川地利支援,却小觑天时,这寒冬时节是白金肃杀之气最高涨时,难怪会改魏宇为主帅,半途改道攻击千机大陆。”

“难怪一开始就感觉有些不对,不是叶青……”

“魏宇正位,叶青卸任?过来的水面舰队转道千机大陆了……人在里面?”一仙皱眉说着。

“这是细节,实际上这地仙也没此眼光和能量,必须是外域联合算计,屏蔽了天机,还是亚圣直接出手,输的也算冤。”有一天仙沉吟着:“这种并不可耻,通知我们的人,加强对外域天罗地的攻击,不能继续让它们抽身下来。”

雷宵点首,目光凝住,发现殿内少了个,一惊:“琼阳呢?”

众仙听了,面面相觑,暗想,不是你派去千机大陆,忘记带回来了?

要是人弄丢了,活该给红云师姐一顿揍,说不定还是割席断袍反目成仇,谁不知道师姐最宝贝她的女儿?

小儿咳喘怎么治
小儿感冒药哪个效果好
小孩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小便发黄喝什么好
分享到: